铁口直断

一个有删文癖的写手
以及努力着想要成为画手

【土银】没有你的世界(3)

3、

      “副长大人!”门外突然传来山崎的声音。

      土方连忙把小玉塞到一旁的柜子里去,然后端正地坐回桌前,清了清嗓子:“有什么事吗?”

      “报告副长,监察员吉村折太郎在吉原发现高杉晋助出现,而且与春雨的高层有来往。”

       “什么?高杉跟春雨——确定吗?”

       “完全确定。就在昨天深夜,高杉与春雨的神威在吉原的一家叫鱼品的茶屋会面,并且似乎完全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其详细记录都已经写在报告里。”

       “报告给我看看。”

       “是。”

       山崎保持跪坐姿势移开门后,站起身走进来,把一沓报告双手呈至土方前。土方点了一支烟,认真地翻看起来。

       “这还真是麻烦了——我马上去禀告近藤老大。你们继续侦查,但是要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是,那我退下了。”

         土方吐出一口烟,把报告合拢放好。高杉晋助吗?说起来,他应该曾经和那个人有旧呢。但是高杉可是个危险至极的人,跟那个人完全不同……说起来,我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那个前攘夷志士啊——想到这里,土方忽然就冒出一阵冷汗,越想越恐怖——简直不符合常理,那个时空的我究竟在想什么,竟然和攘夷志士的头目之一混在一起,是不是太禁忌太刺激了一点?完全是玩大了啊喂!这都是什么诡异的事情啊!

         啊啊啊先不管这个了,现在是高杉的事情比较要紧,得赶紧报告近藤老大去。这么想着,土方拿着报告准备向近藤的房间走去。

       近藤听完土方的报告后,似乎开始闭上眼睛思考对策,但是土方知道绝对不能对一只猩猩抱有什么期待,放着他一直这么“沉思”下去的话拖到猴年马月都不知道,于是主动提出建议道:“近藤老大,我建议可以派出几位精锐立即潜入吉原。此事已经刻不容缓了,若是高杉与春雨达成同盟,那么对幕府、对江户来说后果都不堪设想。派遣精锐潜入的话,若真有异变也可将其就地正法,避免因传递消息导致时间延误。近藤老大认为呢?”

      近藤“嗯、嗯”着点了点头,道:“十四说得有道理啊,那就这样办好了。不过应该派谁去呢?”

       “我推荐原田、山崎和我三人。”

       “噢,为什么呢?”

       “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发生冲突,引来高杉或是神威的话,那么普通队员是连逃出来传递消息都做不到的。原田君在队内也算是剑术高超的了,山崎则是对吉原的情况最为熟悉的。至于我,总需要一个领大局的人吧。而说实话,既然高杉他们这么大摇大摆,估计也就是在等着我们真选组过去。这种状况下,就算是火坑我们也要往下跳。”

       “但是这样的话,十四你们会很危险的吧。”

       “可以安排一些剑术高超的精锐队士守在吉原大门口,只要一有异动就用传呼机通知。”

       “果然是十四,考虑的很周到啊。”       

       “近藤老大过誉了。”

       “那就这样去安排吧。”

       “是。”土方退了出去。

 

        话是这么说,但是如何潜入、在外安排的队士人员等等,都需要更加详细的安排。土方召集了相关人员,还包括一直关注吉原动向的侦察队来讨论细节,一直十分忙碌,午饭晚饭都没用过。等到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才发现已经十点了。摸了摸不停抗议的肚子,土方决定去常去的定食屋吃顿夜宵。

        “老爹,来一份土方特制蛋黄酱盖饭。”

        “是,马上就好。”

        蛋黄酱盖饭马上就来了。满满一口蛋黄酱下去,粘稠的酱融化于唇齿间,回味醇厚香甜而不失清爽,再伴上软糯的米饭,忙碌一整天的疲劳都一下子消失了,土方君的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红晕。嗯~嗯,果然只有蛋黄酱才是最棒的!

        吃完一大份盖饭,和老爹聊了会儿天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打算慢慢地散步回屯所。

        歌舞伎町的一大特色就是巷子多。在一条条错综复杂不知通向何处的幽深巷子里,总是进行着一些阴暗的、见不得光的交易或是活动。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闹得太大,土方是不会去管的。毕竟在歌舞伎町,这种事情太多了,不是想整顿就能整顿得了的,一件件去查也不知何时才能到头。今天土方在回屯所的路上,也听到了一条巷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本来是想像往常一样视而不见地走掉,但是巷子里传来的少女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是今天早上才刚刚听到过的声音。

       他往巷子里面瞄了一眼,隐隐约约能看到身着红衣的团子头少女拿着一把伞跟十来个混混模样的人缠斗。就算那几个混混手上有枪,少女如此狼狈的模样也是很少见的,看起来像是受了重伤,动作上都有强烈的凝滞感。土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插手。他往巷子里拐进去。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呢!”

       他將村麻纱抽出了一小段,下巴微微抬高,冷冷地盯着面前的混混。

        “谁啊这是,碍事的话连你也揍哟!”几个混混示威性地把枪口对准他。

       “哈——你问我谁?”,土方直接把村麻纱甩出,“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

       “开什么玩笑——”一个飞机头摇摇晃晃地走近,直到看清月光下土方的脸,吓得倒退几步,“老老老大,真的是鬼之副长!快逃!”

       “真的假的!”一群人都瞪大了眼睛,不信邪的还试探着走近了几步。一瞬间,十几人狼狈地消失在巷子深处。

        周围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气氛有点尴尬。被留下的旗装少女用伞撑着地面才能勉强站着,粘稠的血液汩汩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来。鲜红色的、深红色的、几乎黑色的血迹狰狞地爬满了少女的全身,看起来已经连续坚持了好几场战斗了吧。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蓝色的眼睛警惕地盯着土方。

       “你想干什么?”

        土方皱了皱眉,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作此行动的意义。真选组副长救下了地下街的头号杀手?别开玩笑了,在此之前双方都不知道发生多少次武装冲突了,真选组有不少人就是损失在她手上的。

        神乐这个名字,大约是在三年前突然出现在土方的视线的。不隶属于任何团体,只要给她足够的食物就能雇佣到她。虽然她能做的只有粗暴的打打杀杀,做不了那些精细的暗杀或是偷取情报,但是只要能雇佣到她,想要消失的对象就一定会消失。而且由于她并没有特别受命于某个团体,所以也很难查到幕后黑手。这种恐怖的力量为整个地下街所敬畏,同样也为整个地下街所仇视。又因为她一直独来独往的缘故,受到追杀时也没有任何人肯出手援助。

         鲜血从头上流下来,流进了她蓝色的眼睛。土方这才注意到她全身都在控制不住地颤抖。他想起了小玉记忆中的那个叫他“蛋黄酱混蛋”的透着傻气的“神乐酱”,一种荒谬的感觉涌上他心头。他叹了口气,看着少女坚持不住地渐渐靠着墙倒了下去。

        他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口。很严重,好几道刀伤都深入骨髓,如果不及时救治可能会落下病根。他拿出手机,叫了辆救护车。想了一下又简单地给她做了一下紧急处理,才从巷子里边走出来。

        街道两边店家的灯火照着他的路。他又想到了志村妙的弟弟。大约在两年前吧,真选组在清查一个非法妓院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妓院一直是真选组的眼中钉,一直碍于其背后的天人势力。恰好那股天人势力被其他势力打击而渐渐撤出地球,松平大叔立刻下令取缔那个妓院。于是当近藤勋和土方一起冲进妓院时,看到的便是志村妙暴打一个牛头天人的场景。自此之后,近藤勋便陷入了对她的狂热追求。关于近藤追求志村妙的逻辑和原因,土方一点都不想理解。

        后来土方才知道,志村妙是因为弟弟在饭店里惹上了一个天人,作为替代弟弟惩罚而被卖去妓院的,一待就是两年。起初由于总是惹怒客人而天天被关小黑屋,之后却被几个抖M天人看中,而成为头牌之一。妓院被取缔后,之前在那里工作的游女们大多都由于之前漫长的非人折磨而丧失生活的希望,只有志村小姐还能打起精神努力去找工作,并且用微薄的工资去接济曾经的姐妹们。

         而她的弟弟——志村新八就没有这种令人赞叹的坚强品质了。在姐姐音讯全无的两年里,他艰难地独自生活着,用在饭馆当服务生的微薄薪金养活自己。为了不惹怒客人和老板,他变得懦弱无比,总是低着他那颗卑微的头颅,对谁都唯唯诺诺的。即使姐姐从妓院里出来了,他也没有再次燃起生活的希望。他的脊梁骨早已被沉重的现实压弯了。

         至于那个道场,自然是早就被卖掉了。

         在没有坂田银时的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着的。或许有些人因为他的消逝而过上了更好的日子,比如那些幸免于难的天人们。但是也有很多人,像神乐、志村新八……如果没有他的拯救,只能深陷于在腐烂的现实与灰暗里裹足不前。人类是脆弱的,大部分人的灵魂并没有那么坚强而有韧性,只有互相帮助着才能磕磕绊绊地走下去。坂田银时的存在与否就算对世界来说不是重要的,但对于某些人来说,确实是没有他就绝对不行的吧。就像盲人没有了拐杖,天空中没有了太阳。


评论
热度(10)

© 铁口直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