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口直断

一个有删文癖的写手
以及努力着想要成为画手

【土银】没有你的世界(2)

2、   

 

      土方差不多只睡了一个小时,就被屯所里来来往往的人声吵醒了。他慢慢坐起来,揉了揉由于睡姿不对而变得酸痛的腰,就看到对面的头颅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土方大人。”

      “……”

      “早上好,土方大人。”

      “……早——早上好。”

     “之前没有好好自我介绍真的太失礼了。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小玉,您也可以叫我蛋蛋,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初次见面,我是新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以后请多多指教……话说这个场面是不是太诡异了一点?”

     “不要看我现在这样,我也曾经是有身体的人呢。”

     “噢……我现在也有身体。”

     “可是我是因为时空穿越才弄丢身体的。”

      ……原因太屌没法反击怎么办?

     “那个……现在这种状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我知道您一定很困惑,请让我来为您解释吧。您应该还记得那个天然卷银发男子吧。”

      土方握了握拳,才道: “记得。”

      怎么可能不记得?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感觉就是从未忘掉过,只不过是沉在脑海深处的东西终于浮上来了。然而小玉接下来的话却是土方万万没想到的。

    “那个男人叫坂田银时,在那个世界里,他是土方先生的爱人。”

      土方愣愣地瞪着小玉的红棕色的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

      诶?

      爱爱爱爱爱人?

      是那种爱人吗?这样又那样的?

    “是的,是土方先生恋爱的对象——如果您问爱人的定义的话。”

      原来如此——不对,重点是老子原来喜欢男人吗?

    “从与银时大人的伴侣关系,以及在我的观察范围内您从未与其他女性有过恋爱关系来看的话,确实是的。”

      口胡怎么可能是啊喂!明明已经决定和蛋黄酱公主结婚了,这样三心二意不大好吧!再说你这样要把三叶置于何地啊,老子连那么深情的台词都说了!

    “接下来,我将要给您讲述一些有关银时先生的事,以及我出现在您面前的原因与目的。如果占用了您的时间,非常抱歉。但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无论如何请好好听我说。”

      看到小玉这么郑重的样子,土方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道:“那样的话,请说吧。”

      攘夷志士……万事屋……洞爷湖……草莓圣代……魇魅……小玉的机械的声音渐渐远去。那个男人,在今天那短短一小时的梦境里无数次浮现的男人。或许是睡太少了吧。土方混混沌沌地听着,声音传进耳里,却不能确切地分辨那些字的内容。所有的那些事情,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欢笑,滚烫的泪水,粘稠的鲜血,或者是那一个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和现在的时空相比起来,大体差不多,但实际上天差地别。

       无法相信。也无法想象。

    “这些都是银时大人的功劳。”

      胡说,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就有这样大的改变呢?仅仅一个人啊!你看看现在的江户,幕府腐朽又无能,只知不断地忍耐退让;天人横行霸道,到处欺压平民,疯狂掠夺资源,不把地球啃个干净不罢休;还有那些攘夷志士,打着大义的旗号无恶不作,多少无辜百姓受到波及。这样一个混乱而纷杂的世界,这样一个没有一丝阳光的世界……

      “银时大人就是这样的。相信土方先生也了解那一段历史的吧,不管是多么惨烈的战争,不管是多么一边倒的颓势,攘夷志士们只要看到白夜叉血染的战斗英姿,士气就绝对不会低落;只要白夜叉一声令下,即使是必死的局面他们也会毫不畏惧地冲上。即使后来银时大人退下沙场,他的感染力与号召力也依旧是无与伦比的。不敢说整个地球,但是在歌舞伎町,与他所接触的人,没有不被他感怀的,没有不被他帮助的。虽然歌舞伎町曾经遭受过许多磨难与危险,但是在那个人的带领下,我们总能挺过去。银时大人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平时懒懒散散的,但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最黑暗的时刻,他的永不弯曲的灵魂会像燃烧中的太阳一样迸发最耀眼出光芒。”

      土方想起了那个在战场上的悲怆而决绝的背影。耀眼吗?或许是吧,在那个人逝去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呢。

      但是如果真有那样的人的话……或许,真的能改变……

      一张张饱经苦难的脸在眼前闪现,一声声女人小孩的抽泣与悲愤的咆哮在耳边响起。必须要做点什么——如果能够改变这个江户,如果那个人能够带来,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光明。

     土方忽然想起了三叶温柔而空洞的微笑。

     他用力闭了闭干涩的眼睛。

     那么,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我希望土方先生能够回到过去,阻止银时大人杀死自己。”

     这种事……

    “其实很简单的,如果只是挽救银时大人的性命的话。”

      也就是说,阻止那个……人杀死自己的话,世界线就会回到原来的轨道,白诅依然会侵蚀整个世界,是吗?

     “但是也不是没有方法。”

       什么意思?

       “如果在过去由您或是银时大人之手杀死魇魅,而不让那个时代的白夜叉感染上白诅,世界线的未来走向就会发生偏移,您和银时大人作为未来时空内的因素,就会因为未来的改变而消失,而由过去的白夜叉和土方先生来继续走下去。”

      这不是很简单嘛。

      “但是,魇魅是您无法想象的强大。银时大人在全盛时期也没有完全消灭他,更何况还要阻止过去的白夜叉被感染。而且如果真的是那么简单的话,银时大人为什么不自己杀死魇魅呢?”

      你也太小看我了。

      “我并没有小看您,只是我现在连让您跳跃时间一次的能量都没有,要积蓄能量还要一段时间。如果要积蓄跳跃两次的能量,恐怕等到您去世也不够。所以说若是失败了的话……”

 

      咚咚咚,一只白皙的手在门上敲了三下。

      “银时大人在吗?请问银时大人在吗?已经到月底了,请把上上上个月和上上个月和上个月和这个月的房租交给我。”

      屋子的人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混乱的声音就算是在门外也听得一清二楚,什么“银桑你竟然拖了整整四个月的房租”或者“完了完了银桑我要死了”以及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那只白皙的手从门上收了回来,握住了身侧的扫把。

      诶?扫把?

      像是抽出一把剑一样,双手握住扫把柄,然后用力一击——

      轰!

      大门倒了。

      一个长得跟土方十四郎一模一样而确实就是土方十四郎的人站在那里,嘴上叼着一根烟,一副很酷很装逼的样子。

      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烟,把它从嘴上拿下来,徐徐吐出一口缭绕的烟,用另一只手掏出黑色的皮夹: “多少钱?”

      “四个月总共二十八万元。”

      “没带那么多现金啊,先付十万吧,剩下的我等会儿下去刷卡好了。”

     “非常感谢。”那双白皙的手接过钱,塞到了口袋里。这时盖着桌布的茶几底下突然冒出了一颗银色的脑袋,脸上是惊喜又谄媚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帮我付房租?”银时从茶几下手忙脚乱地爬出来,一把揽住土方的肩,一副咱俩铁哥们不谈钱的样子,简直不能更无耻了,“我就知道多串君你最好了~温柔又慷慨大方,不愧是歌舞伎町黄金单身汉的NO.1!”

      “多串君是什么鬼!”土方被他的厚颜无耻吓到,用力挣开他,另一边手臂却又被一个团子头女孩用力拍了一下:“干得不错嘛蛋黄酱混蛋!”

      “啧,蛋黄酱混蛋又是什么鬼!”

      “土方先生,这样真的好吗?”一副眼镜从沙发后面站起来,有些担忧地说,“虽然是很感谢,但是这也太不好意思了。还请写个欠条,等下次接了工作一定还你的钱。”     

      “唉呀新八唧,不要这么古板嘛。你也不想想阿银我跟十四什么关系,谈钱多伤感情!是吧,十四?”

      “谁谁——谁允许你叫我十四的了!你这个天然卷!”

      “唉呀十四脸都红了呀,要不要我这个天然卷以身相许来还钱呢~~~~”

      “银桑你真是够了!不要用这么荡漾的语气说话好吗?会带坏神乐酱的!”

      “我才不会被你们这群肮脏的大人带坏呢!”

 

      视线渐渐远离这片欢闹的场景,退回了门外。站在门口往外看,可以看到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衣着华丽的富商大贾、一脸无聊的流氓无赖、勤恳而麻木的平民、以及奇形怪状的天人在来来去去。跟自己的世界并无不同。可是背后无厘头的打闹欢笑,却温暖得令人舍不得离开。不仅是天然卷银发男子,还有从未见过的神乐天真无邪的笑脸,和吐槽时格外热血的志村妙的弟弟……

      还有笑得无奈又温柔的自己。

      绝对不会失败的。

      绝对——要让那些笑容回来。

      绝对。

评论
热度(9)

© 铁口直断 | Powered by LOFTER